妙筆閣 > 網游小說 > 斷崖渡江 > 第二百零九章 傷不重

    測試廣告1

    顯然不只姚妃感覺到了荊舒的變化,周皇、誠王亦是如此。看小說網 m.kanxiaoshuo.net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人心中都猛然驚醒不好,忘了這茬。

    知道甘若怡和荊舒關係的人不多,但在場的三人顯然都知之甚深。姚妃剛剛情急之下,嘴邊的話脫口而出,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。等反應歸來時,話已出口,為時已晚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誠王只能率先出來打圓場,他也是最合適的人「姚妃對四皇子關心則亂,說出這種話肯定不是有意的,相國大人千萬不要誤會,勿因此非出於本意的話而生氣。」說著話,還悄悄拽了拽荊舒的衣袖,提醒他不要再繼續釋放威壓,畢竟當著周皇的面,有失君臣之禮。

    周皇亦出言訓斥姚妃「以後莫說那些讓朕與愛卿失合之言,荊愛卿這些年為大周操碎了心,唯一的愛子也是年紀輕輕便為國捐軀,作為皇室之人,說是受其恩惠,也不為過。這樣的話從你嘴中說出,實在可惡。」

    周皇說的這些,顯然已經是很重的話了,姚妃聽後亦是臉色慘白,受到驚嚇不小。

    姚妃自己心中知道,她說出這句話,並不只是氣急了,口不擇言。而是對荊相的不滿由來已久。

    姚妃的兄長年輕時和荊相交好,更是對荊舒有過救命之恩,後來兄長英年早逝,荊舒也慢慢權勢愈來愈重,甚至做到了大周官員的頂點。

    姚妃本想借著荊舒和自家兄長的交情,拉攏荊舒為自己的皇兒站位,甚至還有過想讓李凌拜荊舒為師之舉。可這其中,一次次都是熱臉相奉,卻又一次次被冷眼婉拒。尤其是上次臨安詩會,姚妃不惜抬出早逝兄長之名。懇請荊舒親自出面為李凌撐場面,全了四皇子的好名聲。

    可到最後,荊舒雖口上答應,但事到臨頭,卻依然沒有現身,只是派了一位六品的翰林學士出面,甚至後來對攪亂了李凌親自主持的臨安盛會的呂溯游,器重異常。這些種種,積壓在心裡許久的怨氣,在今日這個時刻,又是在看到李凌的慘狀和荊舒的依然冷漠的言語時。

    再也壓不住的,說出了那句心裡不滿許久的話。

    她本不打算後悔這麼說,但她卻也知道,眼前的這個人,是大周朝堂上,除了周皇以外,權勢最重的人。甚至從某些方面來看,其對朝堂的作用更甚於周皇。

    若真是因為這次的事惹惱了他,她的凌兒本就艱難的歷程,將會更加艱難,甚至再也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她的恐懼便壓過了氣憤,急忙順著誠王的話說道「左相大人勿要怪罪,都是我氣急了,口不擇言,都是我的錯。」

    這句自責的話,不可謂不重。作為周皇后宮中大權在握的妃子;多年來最受寵信的妃子;又為周皇生了兩個皇子的妃子。

    能放低姿態說這樣的話,無論其內心如何想,但顏面已經給的很足了。

    荊舒要是還揪著此事不放,那便就是真有僭越之嫌了。

    「娘娘,老臣已經無後了,留下的唯一的孫女也去修那天宗的無情之道,追求那虛無緲緲的天地大道。這些,老臣心裡本是不願的,但耐不住怡兒願意,老臣也就由著她去了。

    若真是呂小子能將怡兒拖進紅塵,不去修那天宗的無情道,即便是他多娶兩房,又能如何?我的顏面比起怡兒能真的開心的過好這一生,又算得了什麼?

    即便以後真的如此,但娘娘卻不該以如此心思,詆毀我家怡兒。娘娘是主,老臣是臣子,但老臣那唯一的孩兒,不容詆毀,無論是誰,老臣真的會拼命的。&b

相關:
語言選擇